文匯網 | 蔡丹 宋佳敏:提升心理彈性,是青少年面對逆境的最佳保護

發佈者:新聞中心發佈時間:2021-01-29瀏覽次數:10

80129_p27.jpg

近年來,心理學界從以往關注心理問題,比如抑鬱、焦慮和精神疾病問題,轉向聚焦青少年積極向上的心理品質。心理彈性,也稱之為心理復原力、抗挫折能力、抗逆力,正是青少年在遇到困難、逆境之後,調動積極的心理資源,克服並戰勝逆境,最終獲得良好適應的過程。

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許多青少年身處逆境,如身患疾病、父母患病、家庭破碎、或者遭遇社會突發危機事件,卻並未像人們預期的那樣被逆境打倒,反而發展成為“有信心、有能力、有愛心”的人,研究發現心理彈性在其中有關鍵的作用。

與人的身體有了傷口有時會自愈一樣,人的心理也猶如一根“彈簧”,遭遇逆境和壓力後,“彈簧”也會逐漸復原。但是,正如皮膚嚴重感染持續發炎,卻沒有適當處理,傷口就會惡化甚至影響其他機能一樣,逆境和壓力如果過大,並且沒有適當關注和處理,人的心理也可能出現無法自動修復的情況,“彈簧”就可能會損壞,這就會對青少年及其家庭產生深遠影響。

心理彈性較高的人會通過使用自身的資源、優勢,比如效能感、樂觀感等,或者調取外在的支持和關愛,比如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渡過和解決遭遇的挫折,恢復正常狀態。

擁有高心理彈性的青少年也更容易走出沮喪。

每個人都有心理彈性。臨牀個案也顯示,絕大部分青少年在遭遇重大生活事件後,並沒有表現出慢性心理障礙,也沒有在以後的生活中長期出現沮喪、憂傷、悲痛等消極情緒。他們中絕大多數都可以走出創傷的陰影,適應新生活。

而且,心理彈性並非不能改變的人格特質,它具有可塑性,可以通過後天的教育和訓練來改變,就像通過鍛鍊來增強身體素質一樣,我們可以通過一定的方式來幫助青少年提升心理彈性。

提高青少年的自我效能感是提升心理彈性的首要因素

自我效能感是對自己是否有能力完成一件事情的主觀感受、推測與判斷。自我效能感高的青少年,會勇敢面對學校、家庭的挑戰任務,認為自己能夠解決。

心理學家班杜拉在20世紀90年代首次提出自我效能感概念。班杜拉認為,自我效能反映了一種積極思維的力量,自我效能感較高的人遇到事情表現出較少焦慮和抑鬱,生活更健康,也會表現更高的學業成就。

青少年的自我效能感最初可以來自於家庭。家長要從小鼓勵孩子,讓他們在各種小事中獲得成功體驗,從而提高他們的自我效能感,為心理彈性的發展提供基礎,從而孩子今後更有信心完成任務或克服困境。

相反,在某一件特定的事情上反覆努力,並遇到接連不斷的失敗,如果疊加家長經常性的負面評價,比如,父母常説“你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孩子便可能會在挫敗感中自我懷疑,並將這種懷疑泛化到新的情景中,認為自己是無能的,產生“做什麼事都是無濟於事的感覺”,遇到任何的難題,都認為自己沒有能力去解決它,從而放棄任何嘗試,這是一種習得性無助的表現,也是自我效能感較低的一種表現,這既不利於他們在未來處理困境,也使他們的心理彈性更低。

父母要幫助孩子找到有成功體驗的活動,並對經常失敗和不擅長的任務加以幫助和情感支持,積極地言語鼓勵,跟孩子説“我們一起想想辦法”,“爸爸媽媽跟你一起試試看”。

如果遇到孩子學習成績不理想,父母想一想孩子是不是動手能力很好?是不是勞動能力很強?運動技能是不是有優勢?這些對孩子的認可,會逐步遷移到孩子某些不擅長的任務中,讓他們覺得自己並非“一事無成”的失敗者。青少年獲得自我效能感,不僅僅在學習成績上,而是在他們生活的各方面,父母可以多關注孩子的活動,在同伴中進行模仿、學習,共同進步,並儘可能讓孩子在能力所及的任務中獲得成功。

良好的親子關係是青少年發展心理彈性的基礎

親密關係是青少年重要的社會支持力量,這是心理彈性的重要外在資源。孩子與父母、同伴的交往活動,以及在交往活動中獲得的精神和物質上的支持,是孩子面對挫折,戰勝困難的堅強支撐。

良好的親密關係是父母教育孩子的基礎,這也需要從小培養。比如,孩子幼兒園和童年時期,父母是否花時間陪伴孩子,與孩子游戲、互動,這是預測青春期時親子關係的重要指標。如果父母在孩子童年時期工作繁忙,一到週末又只是帶着孩子奔波各種補習機構,讓作業和補課佔據孩子大部分時間,這會影響到早期親子關係,進而導致青春期的親子溝通非常艱難,甚至使孩子更願意把多餘的精力放在電子產品上。

我們2020年時發表報告:對上海某高校6個不同學院近1000名學生進行三年跟蹤研究後發現,學生在大一時感受到的社會支持力量會預測三年後大學生的心理彈性。也就是説,如果剛入校的學生能夠感受到來自家庭、同伴、老師的積極支持,那麼他在三年後的心理彈性會更好。

在家庭內部,良好的親子關係會給青少年提供強大的支撐,讓他們在遭遇失敗時,覺得還有家人的保護,從而具有充分的安全感,並使得他們更願意尋找父母的幫助,以更好地應對風險與壓力。相反,若父母忽視青少年的感受,或管教過分嚴厲,則可能會讓他們在遭遇困難時不願與父母交流,或擔心做不好而受到嚴厲懲罰和言語刺激,這種缺乏家庭支持的青少年,更難從困境和壓力中緩解。

很多時候,給孩子帶來壓力的,未必是考試成績本身,而是成績背後父母、老師的期待。如果孩子的壓力過大,而又沒有足夠的支持和緩解渠道,則心理彈性會降低。

不過,值得指出的是,日常父母對青少年教育中難免會有不耐煩、偶爾的嚴厲和懲罰,這並不會降低孩子的心理彈性。但如果家庭氣氛長期如此,親子關係以及孩子的心理彈性必然會受影響。

良好的親子關係需要父母花一點時間、多一點耐心。除了孩子的學習成績,可以聊聊其他的孩子感興趣的。當父母輔導孩子做功課感到快要生氣時,可以選擇暫時離開,喝杯水緩一緩,從而降低衝突風險。

幫助孩子樹立正確的自我概念是青少年期的關鍵任務

自我概念是孩子對自己各種情況的認識和評價。著名發展心理學家埃裏克森認為,樹立正確的自我概念是青少年時期最關鍵的任務,也是青少年時期需要解決的矛盾和衝突。

青少年的情緒波動大,關注自己的外表、重視他人的評價,自我概念更趨於抽象。比如,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會思考:“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我的特徵是什麼”“別人是否喜歡我”等一系列關於“我”的問題。

2018年我們在對一批包括高中生和大學生在內的青少年進行研究後發現,自我概念能夠顯著正向預測一年後的心理彈性,即自我概念越完善,對自己的認識越清晰,接納程度越高的青少年,未來的心理彈性發展得越好。

所以,父母幫助青少年完善自我概念十分重要。要和孩子討論並接納孩子的優缺點、興趣愛好、未來理想。父母要有意識,並幫助孩子認識到自己處在哪個能力範圍,悦納自己的不足,合理評價,不過高或過低要求,這樣有利於青少年獲得正確的自我概念,形成較好的心理彈性。

同時,温暖、耐心、支持、保護、接納的家庭環境對青少年來説才是心理健康的保證。家庭是青少年成長和發展的重要場所,若經常發生家庭衝突,如父母不和、親子衝突等將對青少年心理彈性的發展有不利影響。

在上海八所中學開展“生命教育與生涯規劃”跟蹤教育研究並在2020年形成的一份報告中,我們發現父母之間嚴重爭吵會降低孩子的心理彈性。

在孩子遇到挫折和學業困難時,他們需要的是父母幫助他們度過這個困難,而不是指責與批評;在孩子遇到暫時不能做好、或者不會的情況下,父母接納與排解孩子的壓力,才能讓他們更有勇氣面對接下來的挑戰和壓力。與青少年溝通時,青少年希望父母更多耐心傾聽,用心去感受孩子想跟你説的,而不是急着給評價和意見。

另外,很多研究開始關注“爸爸”這個角色以及“喪偶式育兒”對孩子心理彈性的影響。父親缺失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物理上的缺失,很多父親因為工作等客觀原因,經常早出晚歸,遠離家庭,沒有足夠的時間陪伴自己的孩子。另一方面是情感上的缺失,即使爸爸們在家,大多數也是在使用電子產品,很少與孩子進行情感和身體上的互動。

其實,在家庭環境的建構中,哪怕每天只認真陪小學生玩15-30分鐘,和中學生認真交流10-15分鐘,這都會有重要的意義,父母的共同陪伴,才是有助於孩子提高心理彈性的良好環境。

當前,社會環境快速變化,在逆境面前,有較強的心理彈性愈發重要。生活的變化、困難和逆境在青少年成長過程中,總會經常出現。這一過程實質上就是要求孩子心理彈性不斷提高的過程,心理彈性的提高也意味着成長、健康和幸福。同樣的困難,小孩不能解決,大人卻可以面對,這就是成長對心理彈性的作用。在家庭教育中,父母使用一些有效的方法來幫助提升青少年的心理彈性,能讓青少年更好地應對生活中的壓力、逆境、更好地適應環境,這也會成為他們未來面對複雜社會的鎧甲,不懼挫折,順利應對人生的各種變化。

作者:蔡丹 宋佳敏(蔡丹為上海師範大學教育學院心理系教授、上海師範大學兒童發展與家庭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宋佳敏為上海師範大學教育學院心理系研究生)


鏈接地址://wenhui.whb.cn/zhuzhanapp/xue/20210129/390268.html